Search

El Au | 紙上談啡:咖啡,是我唯一的出路

咖啡,是我唯一的出路 – El Au

N1 Coffee & Co. 的合伙人,

16年咖啡行業經驗, 曾擔任四屆(2011-2014)香港咖啡大師賽技術評委及

2013香港咖啡大師賽感官評委


當香港的咖啡店正值遍地開花之時,眾人紛紛談論著十八歲、廿來歲的年輕人開咖啡店,實踐咖啡夢。然而, 對於已經在咖啡行業打滾多年的 El Au (歐國豪)的咖啡路又是怎樣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呢?


就讓<啡聞>帶大家回到2002年…那時候,十八歲的El 剛完成中七公開考試後無所事事,他的姑丈便建議他到Double Star Cafe當暑期工打發時間。El便開始了每天最少喝上一杯黑咖啡的日子,以了解咖啡的味道。當時的工資每小時只有二十五元。


後來輾轉入讀IVE,再退學,到投考警察,以至後來當上刻板的文員工作,可半年過去,發覺並不適合自己,終於還是辭職了。當靜下來,沉澱過後,再反覆思量將來的去向,他猛然發現自己最擅長的,就是-咖啡!

// El說:咖啡,是我唯一的出路。


尋尋覓覓了一年後,El終於找到一份心儀又穩定的咖啡師工作。Zambra咖啡店位於灣仔,是當時的為數極少的精品咖啡店之一。店中裝潢採用外國風格, 老闆是紐西蘭人。咖啡機型號是 La marzocco FB70 Classis的半自動咖啡機,也有自家的烘焙機器。在當時來說,整店不論是格調、設備或配套上也很專業。在El入職後的首半年期間,除了抹枱便是洗碗,月薪則是六千五百元,當時還末被批准進入咖啡吧,更遑論說操作咖啡機了。雖然El也不敢奢望甚麼,但內心亦渴望留在這裡學習, 靜待公司給予機會。

//El說:那年代的想法是:有工作,你好好做就對了。



半年之後,突然有一天,當時的首席咖啡師著El沖調一杯Cappuccino。他很是緊張,在缺乏練習加上當時完全不懂得操作La marzocco咖啡機之下,由出shot到打奶泡自然是弄得一團糟。但自此之後,公司給予機會栽培,El終於可以進入咖啡吧範圍工作,他抓緊機會,努力學習,操練咖啡技術。雖然那年代all day breakfast及egg benedict並不像現在那麼流行,但Zambra就是一間外國咖啡店,內裡所有的菜單,咖啡師是要學懂店,配料連醬汁都要一手包辦。六年內,由咖啡師到躍升成為店舖經理,每一個過程都是經驗的累積。El非常熟悉店中的大小事務,微細就如咖啡機內部有少許毛病,他都能輕易察覺到並自行解決。後來,老闆想再晉升他到更高的位置,但需要處理更多文書上的事情,他知道,是時候要離開了。

// El說:我還是想在咖啡裡面發展